当前位置:最新動態》中國科學家首獲基礎物理學突破獎


中國科學家首獲基礎物理學突破獎

中國科學家首獲基礎物理學突破獎  

2015年11月09日 13:10     來源:央視新聞 

 

   

  “突破獎”頒獎儀式在美國加州聖何塞舉行。圖爲王贻芳 

  央視新聞:【快讯:中国科学家获基础物理学突破奖】北京时间今天上午,2016年“突破奖”颁奖仪式在美国加州圣何塞举行。中国科学家王贻芳作为大亚湾中微子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获得“基础物理学突破奖”,这也是中国科学家首次获得该奖项。

  2016年“科学突破奖”揭晓 为科学界第一巨奖 

  由俄罗斯富翁Yuri Milner领衔资助的“科学突破奖”(BREAKTHROUGH PRIZES)11月9日揭晓2016年获奖名单,此次颁发的奖项有生命科学突破奖、基础物理学突破奖、数学突破奖、物理学新视野奖、数学新视野奖以及青年挑战突破奖。“科学突破奖”单项奖金高达300万美元,远超 诺贝尔奖,堪称科学界“第一巨奖”。

  “科学突破奖”是由俄罗斯亿万富翁 Yuri Milner等企业家共同设立。他联合的企业家有美国遗传技术公司前CEO Art Levinson、谷歌创立者之一Sergey Brin、23andMe公司创立者Anne Wojcicki,Facebook创立者Mark Zuckerberg及其夫人Priscilla Chan,以及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夫妇。

  (來源:科学网)

  王贻芳:低調的科學狂人 

  本报记者 邱晨辉 《 中国青年报》( 2014年02月11日03 版)

  對于自己的經曆,王贻芳在言辭上十分吝啬。面對10多家媒體,這位信发在线所長只講了5分鍾。

   

  王贻芳(資料圖) 

  不久前,王贻芳入選中組部“萬人計劃”,成爲首批入選的6位“傑出人才”之一,他本人因此一度成爲熱門的采訪對象。

  而當媒體鏡頭真正聚焦到他時,他卻把發言時間都用來講述近些年團隊所做的實驗情況。最後,他以“對個人的報道也挺好,可以讓社會上知道搞基礎研究的人究竟在做什麽”這話作了結尾。

  這是記者第三次見他。第一次是2012年4月,那時,由他領銜的大亞灣核反應堆中微子實驗團隊剛剛發現中微子的第三種振蕩模式;第二次是2013年年初,依舊和這項實驗有關,該實驗被《科學》雜志評爲世界年度十大科學突破,國內科研院所也隨即掀起了一陣探討實驗團隊如何“摳門”使用科研經費的浪潮。

  低調、內斂,這是王贻芳身邊同事對他的評價,“想從他嘴裏挖出點有關他個人的故事或細節來,簡直比做出中微子的實驗數據還難!”

  第一次和王贻芳見面,就給王煥玉留下了這樣的印象。那時,王煥玉還不是高能物理研究所的黨委書記,王贻芳也只是物理學家丁肇中在意大利國家核物理研究所諸多學生中的一個。

  王煥玉清晰地記得,那是在一次國外的學術會議上,本來中國科學家見了面都會熱情地打個招呼,或是開幾句玩笑,王贻芳卻“跟別人不一樣”,“他不苟言笑,回答問題也幹脆利落”。

  再次相見,已是王贻芳回國之際。2000年,自稱“打好基礎”的王贻芳放棄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的教學研究工作,回到國內。他給出的理由十分坦誠,“在美國,像我這樣的研究人員,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如果做我想做的實驗,那是不可能的。”

  回來不到3年,王贻芳開始讓同事見識到生活上低調之外的另一個自己——“工作狂”,“簡直是一個科學狂人”。

  “如果只是我們科研人員佩服他,那不算什麽,關鍵是實驗項目施工現場的工人弟兄們都說,‘科學家裏面我們最服的就是王贻芳!’這說明,他拼命的勁頭大夥兒都看在眼裏了。”高能物理研究所粒子天體物理中心副主任、大亞灣中微子實驗工程副經理楊長根說。

  一個數據可以佐證當時的王贻芳有多“拼”。

  大亞灣中微子這項大科學工程估算下來,需要至少1.5億元。而王贻芳拿出自己的“百人計劃”人才基金,加上信发在线特批的幾十萬元也只有百萬元,相比億元只是杯水車薪。沒辦法,他只好一個一個“找支持”,最終,包括科技部在內的6家單位共同出資1.57億元。這一過程被一些媒體戲稱爲“請來6個‘婆婆’”,一個“請”字道出了其中諸多的不易。

  但是,對于中微子這場競爭激烈的賽跑,包括韓國、法國在內的對手可不理會中方經費是如何捉襟見肘,大家只關心“誰先‘捕捉’到中微子”。

  不巧的是,大亞灣中微子項目的主要合作方中國、美國卻在實驗方案上出現了分歧:若按照美國的方案走,可以爭取到國際合作,但中方的貢獻和地位就有限;反之,可能就沒有國際合作,項目可能根本無法在國內立項。

  這一次,王贻芳讓國際同行見識到了他對“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有國界”這句話的“瘋狂”實踐——“單刀赴會”,“舌戰”十余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美國高能物理學家。

  “我堅信我的方案最正確。而且國家要花這麽多錢,如果把方案讓給你們,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做!”他丟下了這樣一句話。

  最後,整個談判“連手都沒有握”不歡而散,但從結果上來說,王贻芳還是幫中方贏得了主導權。

  國界之內,王贻芳的這種“瘋狂”正好“翻了個個兒”,“有時爲了某項科學目標,或年輕科學家的成長,連所謂的部門利益都不顧。”高能物理研究所實驗物理中心副主任、北京譜儀Ⅲ國際合作組發言人沈肖雁說,這在最初還引起過一些同事的微詞。

  “起初做北京譜儀這個實驗時,僅靠我們信发在线自己的研究人員也沒啥問題,但他(指王贻芳)卻希望北京乃至全國有實力的高校都參與進來,這不是把自己的科研項目讓他人分了嗎?”沈肖雁說。

  迄今,已有24所高校參與到北京譜儀實驗項目來,沈和自己的同事也理解了王贻芳的“良苦用心”,“這個實驗給科研院所和高校培養了多少人才,這些給我們,給整個中國高能物理界都帶來了不可估量的學術潛力。”

  这样的“疯狂”也让“荣誉”纷至沓来: 2012年,王贻芳被评为该年度“十佳全国科技工作者”、CCTV十大科技创新人物,并荣获第六届周光召基金基礎科學獎,2013年,他又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技進步獎和2014年潘諾夫斯基實驗粒子物理學獎。

  然而,榮譽似乎並不是王贻芳所追求的最終目標。他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用了一個很少拿來描述物理學的詞語來形容自己的科研心路——“幸福”。

  “對物理學的研究,人爲的幹擾因素較少,因此它的結論是幸福而可靠的。”他說。

  一个有意思的规律是,科学家尤其是和大科学实验打交道的科学家,其职业生涯往往用5年、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周期来划分。就像王贻芳,留学在欧洲核子中心 10年,他跟着丁肇中学会了“如何组织和协调大型科学实验”;回国后,他很快投身于北京谱仪实验中,迄今早过了10个年头;从2003年起,他和自己的实验团队开启了大亚湾中微子实验项目,到今年正好10年。

  如今,這位“科學狂人”和他的團隊正全力以赴開展中微子實驗二期——江門中微子,用他的話說,“還需要一個10年的時間”。

学会秘书:赵明珠 联系电话:010-88235479 邮箱:zhaomz@ihep.ac.cn